位置:首页 » 信息详情
红军挺进宝兴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9-07-26 10:01 浏览次数:
打印

宝兴县位于四川盆地西部边缘,北与小金接境,西与康定毗邻,东连芦山,南界天全,是当年红军北上的必经重地。

1935年,中央红军强渡大渡河,飞夺泸定桥,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之后,迅疾向夹金山方向前进。6月初攻克天全城,一、三军团主力至十八道水(今仁义乡)分兵两路:一路前往灵关(1950年前属于天全),一路经老场去芦山。去芦山的红军打下芦山城后,昼夜兼程,经清源、仁加坝至双河场。在双河场又分兵两路:多数经芦山县双石镇的西川,翻垭子口到灵关;少数经太平、中林,翻大瓮顶到宝兴的盐井坪。另一支部队从芦山城出发,翻灵鹫山,直插灵关。

在红军到灵关之前,国民党反动派和地方土豪劣绅大作反动宣传和威胁,使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人心惶惶,犹如惊弓之鸟。一天,灵关场上的团正杨南甫带着几十名团丁,到处恐吓乡亲们,不准留在家里,否则按“通匪”论处。刹时间,整个灵关场镇到处哭爹叫娘,呼儿唤女,牵牛牵羊,肩挑背扛,乱成一片。正在这时,地下党员、灵关小学校长席懋昭带着一些进步青年赶到,分别暗中对老乡做工作,说:“不要跑,红军是咱们穷人的队伍,是专打像杨南甫那些坏人的。”通过宣传,乡亲们的情绪稳定下来了。

6月7日中午,从天全方向飞来一架国民党的飞机,在灵关上空盘旋侦察,当地群众还从未见过这一“怪物”,有的说像个“磨架子”,有的说像件“蓑衣”, 但有的也在猜测可能红军要打来了。这时以杨南甫为首的地主武装更是惶恐不安,四处设卡,堵道口,守桥头,气氛显得异常紧张。

6月7日下午6时左右,红军先遣队——一军团二师四团在席懋昭等的策应下,经十八道水、苦蒿坪,至朱沙溪与恶霸裴学仁堵路口的几个团丁进行了一次小交锋后,来到灵关铁索桥西桥头。这时,天色已经很晚,伸手不见五指。东桥头那边有灵关团正杨南甫的十多名团丁把守着。红军吹响冲锋号,喊杀声惊天动地,团丁吓得一个个抱头逃窜,还边跑边喊:“红军打来了!”一个团丁还没有跑进村子,就被追上来的红军击毙在道旁。灵关场口设卡的团丁,闻听密集的枪声和喊叫声,一个个也逃得无影无踪。

红军先遣队进入了灵关场,街上一片寂静,家家关门闭户。红军战士为了不打扰群众,夜间就在街道两旁的房檐下席地而坐,露天歇息。到了半夜,躲在家里的老乡以为红军已走,悄悄从门缝往外窥视,只见街道两边坐满了红军。第二天天明,红军挨家挨户地宣传“红军是穷人的军队,是来打富济贫的!”等等。老乡见红军对他们确实秋毫无犯,放下心来,纷纷走出家门,有的为红军烧茶送水,有的向红军介绍情况,也有的悄悄给逃到山里或他乡的亲人带信,叫他们放心回来。灵关场活跃起来了,红军在中共地下党员席懋昭、魏守端的带领下,打开地主的粮仓,把粮食分给老乡们,乡亲们个个喜笑颜开,感动地说:“红军真是我们穷人的队伍呵!”

6月8日中午,从芦山经双石镇西川、垭子口和从芦山翻灵鹫山的两支红军队伍,几乎同时到达灵关场,在当地群众的大力支持下,红军主力部队顺利通过灵关,安全挺进宝兴。

据记载,红军过灵关时,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的战马在铁索桥上一脚插入铁链缝隙,费了好些时间,无法取出,为了不耽误部队过桥,只好忍痛将战马推到了桥下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站点地图 | 使用帮助 | English
主办:宝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
备案号:蜀ICP备09001228号-1 川公网安备511827020007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:5118270005
联系我们:0835-6823344